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530.第524章 拼死

作者:五分音符2類型:歷史軍事本書字數:K更新時間:
    邢道榮趁著那最近二人一頓之際,猛然掏出手槍,了保險,迎頭便是兩槍。

    令邢道榮大驚之事出現了,這兩槍,在這二人身體洞穿而過,但二人竟只是微微一愣,馬又合身撲。

    出鬼了,什么玩意兒?邢道榮如墜五里霧。

    便是此時,七道身影,七把長劍殺至,這卻是扎扎實實的長劍,并未有虛。

    邢道榮爆退,一邊退一邊射出所有子彈,那七道身影有三道槍,但只是微微一頓便恢復。

    四劍飛速插入邢道榮體內,邢道榮感覺到身體虛弱來襲。此時其已然退至墻角,順手抓起跟了自己幾十年的一把開山大斧。

    這大斧身,邢道榮反而似乎多了些力氣,奮力掄起巨斧往前橫掃。

    邢道榮不知,他那手槍,對這靈軀作用不大,只是多了些消耗,但那板斧橫掃過來,卻有一份煞氣,這煞氣掃到一人腰間,猝不及防之下,竟直接將這人砍出磨牙般咯吱聲響。

    這道身影趕緊后退,但正在此時,天空一股紅光射入,仿若千軍萬馬將其包裹,這身影轉眼消失于紅光之。

    趙肆見此情景,知是邢道榮之意志調動軍氣,做最后一搏。

    趙齊,不要拖了,將其斬殺!

    也是在此時,營動靜終于傳出,外面沖進來四道身影。

    但邢道榮終究用盡了血氣,趙肆與趙齊二人各持一劍,分別刺入了邢道榮左右胸口。

    邢道榮開山大斧當啷掉下,六道身影飛射而出,不見了蹤影,四名警衛入內,卻沒有發現。

    事情顯得太詭異了,在大營,四周全部是兵馬,一個團長,竟然在帳內搏斗,任何人沒有發現。

    事實是,五十二團團長邢道榮,于自己帳內,詭異死去,身九劍。

    五十二團副團長劉子怡,參謀長高寒十分鐘內趕到,查探死因,封鎖戰區,未得結果。二人商議之后,保持現場,趕緊發報毛巒司令部,毛巒當晚親至,留副司令周泰鎮守軍。

    毛巒自然也看不出任何問題,第二日一早便命人回襄陽,從襄陽打電話給辰河堡。

    楊錫接到電話,雷霆大怒。

    邢道榮是第一位在戰場犧牲的辰河軍少將。

    這邢道榮雖只團長職務,但已然為少將軍銜,此戰結束,順理成章的便可進入司令部,便是以其年齡,退出軍伍平調回國衛部,擔任職,也該是副司令級別待遇。

    便是這樣一位高級將領,便如此離犧牲了。

    戰場并無戰事,團長營帳離警衛營營帳只三十米,間并無隔閡,門口還有四名警衛,這里面打斗,竟無人知曉?

    楊錫很是疑惑。

    再說了,尋常人等,若要殺掉帶著手槍的邢道榮,便是趙云張飛一起,也辦不到!

    這間透著詭異!我得親自去查探才行。

    卻說趙肆趙齊剩下六人回至長信鄉,入了下土,正好余少阿也在,將情況一說,余少阿頓時凝重了。

    不想這辰河軍軍氣如此強悍,使得一般大將能調動其煞氣,如此卻損失了一員得力助手了。嫪毐有些惋惜。

    余少阿道:原來還有煞氣一說,這又是何道理?

    你有所不知,我等吸收念力,只為其一種。凡人之所想所思,皆為念力。軍自有每個士兵殺伐之氣,如此多軍馬,聚而攏之,便成煞氣,便是那殺氣,亦為煞氣之一。今日怕是留有后患!

    后患?人已然殺死,便是楊錫親至,亦無法可查吧?余少阿還是了解甚少。

    無法可查?呵呵,老余你想少了。那辰河軍煞氣如此之重,今日我等殺死之人,乃為一團之長,掌管萬人,萬人煞氣為其聚神,只怕此時其已然成靈軀,只隱藏于某處不為人所知而已。當時若給趙肆等人留半刻時間,便可毀其軀體,散其殘神,卻可惜了。萬一這靈軀進入下土,告我一狀,那便麻煩!

    余少阿大驚,嫪毐卻繼續道:你放心吧,此事沒有人提點,那一普通游魂野鬼,哪里找得到關竅。至于楊錫,若是其見了那孤魂,還不是如你當初一般,不知里。恰好便趁機引出楊錫,將其擊殺。那時天下又亂,你便可趁勢而起,我也可獲些資糧,再進一步。

    擊殺楊錫?這楊錫豈有如此好殺!

    不好殺也得殺,否則你我皆死無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于是針對楊錫的殺招,又開始醞釀。

    余少阿納悶,這嫪毐也太囂張了些,而且不是說什么盟約嗎,這人視若無睹。

    余少阿哪里知道,他的身份,乃是秦始皇帝血脈后裔,這才是嫪毐真正找他的原因。

    嫪毐待余少阿走后,臉閃過一絲得色。

    侯爺,此時我等冒下土之大忌,那邊定然是知道的,但侯爺為何卻甘當他人之槍?

    趙肆不知道嫪毐為何犯忌做事。

    哼,你們不知道這人身份,余少阿乃是始皇帝嬴政血脈后裔,換句話說,其完全可以代表贏氏,其自己以為對我隱瞞,我便毫無察覺?我此時輔助于他,獲得資糧,只要天下大亂,這人或許可趁亂崛起。便是其不能爭霸天下,亦能傳播我磷神,我便可從漁利,假以時日,便是改朝換代,亦不能斷絕。至于贏氏那邊,即便明知我犯忌,亦不會有所動作,只會睜只眼閉只眼。

    卻說楊錫來到房陵縣,也是飛艇幾個小時路程,午出發,晚便至。飛艇領楊錫直接到了邢道榮的大營營帳。

    只見營帳早被人用黃色塑膠帶圍了一圈,這是防止有人破壞現場。

    楊錫閃身進入,護衛在外封鎖守候。

    進入帳內,只見一座玻璃棺內,冰塊躺著一員老將,正是邢道榮。邢道榮楊錫自然認得,每年的辰河軍事學院都有楊錫的講座,這邢道榮是每年必到的將領之一。

    邢道榮!本座來了,還不顯身!楊錫低喝。

    楊錫早探了這軍情況,知道如此強烈軍氣,邢道榮若不神魂俱滅,必能凝聚。

    下一刻,邢道榮戰戰兢兢身軀出現在帳,整齊的行著軍禮。

    五十二團團長邢道榮,參見大元帥!

    楊錫沒事兒一樣,也回了軍禮。

    見我入內,為何不顯身相見?楊錫問著。

    報告大元帥,屬下不敢,屬下怕嚇著大元帥,毛司令來時又是大白日,屬下卻不能顯身。

    邢道榮此時已然知道楊錫知道一些稀之事,遂解釋著。

    楊錫道:你這情況,我見得多了,你無需著急。你現在屬于靈軀之境,實力其實已然不錯,但可能尚未熟悉自身,不懂運用。好了,此事先不談,你先給我說說你是如何死的。

    接下來,邢道榮便將自己經歷一一說了,楊錫道:好,你先隱匿,不得見任何人,吸收些軍煞氣,穩固自身,待過幾解決完此事,再送你回烈士陵園。你放心,這幾日,我必找到兇手,幫你報仇!

    謝大元帥!

    htmlbook3838644indexhtml
(←快捷鍵) <<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>> (快捷鍵→)
开棺有喜冥夫求放过小说免费阅读